第2500章 打你需要理由吗

发布日期:2021-08-01 05:37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“人呢?”聂小鲤刚烧好茶,提着茶壶过来,结果一回到客厅,只看到夏天一个人。

  “三个人去买菜?”聂小鲤愣了一下,不很快就明白了什么,脸上泛起绯红,又觉得有些尴尬:“我给你倒杯茶吧,你喜欢什么样的茶叶?有毛峰,猴魁,还有比较新的银钩。”

  聂小鲤想了想,去取了新茶银勾,这种茶“弯曲似钩,毫白如银”,味道也是嫩香鲜甜,回味悠长。

  “你这茶叶是从哪里摘的?”夏天看了一眼那些茶味,发现上面竟然有淡淡的灵气残韵,只不过色泽有些不大正常。。

  “云香幽谷,那里有聂家的茶园。”聂小鲤觉得有些奇怪,一个不懂茶的人忽然问起了产地,下意识反问道:“这茶叶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?”

  “应该不会吧。”聂小鲤向夏天解释道:“那个茶园,就在黄山深处的幽谷中,终年云雾迷弥,而且无论土壤还是气候,都非常适合茶树生长,算是得天独厚了。”

  夏天缓缓喝了一口,点了点头:“是个好地方,不过应该已经被煞气给污染了。”

  “简单点来说,就是那里被人放了点不干净的东西。”夏天懒洋洋地打了个呵欠,一副浑不在意的样子,“是在这批茶叶摘下之前没多久才发生的,所以茶叶没什么问题,但是表面有层淡淡的煞气,只能是茶园有问题。”

  聂小鲤听着这话,不免有些将信将疑,但也知道夏天没有乱说的必要,于是问道:“那这种煞气,对人会有什么影响?”

  “行,那吃完饭,我带你去看看。”聂小鲤觉得这个事情不容忽视,因为那个茶园里的茶叶,不但聂家镇的人在喝,而且全国各地都有订单,甚至还远销国外。如果出了问题,那绝对会对整个聂家,产生毁灭性的打击。

  当然,聂家那些吃得脑满肥肠的族老们,肯定会安然无恙,只会苦了把茶园当成营生的聂家普通人。

  “空姐老婆,你不需要跟我道谢的。”夏天笑嘻嘻地说道:“以后你有什么事,也可以随便找我的,我可是你真真正正的未来老公。”

  “我们回来了。”宁瑞辰提着大包小包,忽冲冲地走了进来,结果看到一脸羞赧的聂小鲤,以及笑嘻嘻的夏天,“小鲤,你的脸为什么红得这么厉害?”

  “我去厨房,备菜。”聂小鲤受不了这三人热门辣辣的八卦目光,接过三人手里的菜,直接跑进了厨房。

  “我也去厨房了,你们是客人,在这里好好聊聊吧。”聂妈妈打了个招呼,也去了厨房。

  宁瑞辰愣愣地看着夏天,挑了挑眉头:“姐夫,厉害啊,这才两天吧,就把小鲤给搞定了?我姐是不是也这么弄上手的?这泡妞技术也太牛逼了,教教我呗。”

  “姐,你骂我干嘛?”宁瑞辰有些不服气的反驳:“这可是姐夫帮出来的事情,他想脚踩两只……不,很多只船,你不管管他?”

  宁蕊蕊当然知道夏天是什么德性,但是她还真管不了,也懒得去管:“懒得跟你们扯,我去厨房帮忙。”

  “姐夫,这么干坐着太无聊了。”宁瑞辰坐了一会儿,忽然抬了一下眼皮,冲夏天道:“要不,我们玩个游戏啥的吧。”

  房间里顿时充满了尴尬的气息,夏天懒洋洋地躺在沙发上,透过客厅和走廊,远远地看着厨房中聂小鲤和宁蕊蕊的背影,看得不亦乐乎,一点也不觉得无聊。

  “好吧,你厉害你说了算。”宁瑞辰不敢跟夏天硬刚,只是再次恳求道:“姐夫,你真不教我一些真本事嘛,怎么说我也是你小舅子啊。”

  宁瑞辰略有些无语地说道:“姐夫,你这就有些伤人了。再说了你这么厉害,难道不能因材施教吗手机六合最快报码室。天才有天才的教法,废物有废物的教法嘛。”

  “教你一招也可以。”夏天觉得宁瑞辰说得话倒也没错,于是说道:“学会了之后,只要不是对上修仙者,那基本上就不会输。”

  夏天懒洋洋地伸出左手,五指成爪,猛然发力,只听见“啪”地一声轻响,掌中的空气都给捏爆了。

  “这……这也太猛了吧!”宁瑞辰还以为自己眼花了,不过自己试了两下之后,感觉到不对劲了:“姐夫,你这个……不就是猴子偷桃嘛。”

  “这招,还用得着学嘛。”宁瑞辰有些欲哭无泪,“姐夫,你这也太敷衍了我吧。”

  “你还挺烦人的。”夏天打了个呵欠,指尖亮出一枚银针,在宁瑞辰的左臂上轻轻扎了一下,“现在可以了,这一针够你用一辈子了。”

  宁瑞辰愣了愣,蓦地再次使出了猴子摘桃,接着便有一股澎湃的气劲,从左臂中滋生,瞬间传到了掌心。

  “好厉害啊!”宁瑞辰喜出望外,“姐夫,你再多扎我几针呗,最好全身上下都扎一遍。”

  “行。不烦你了。”宁瑞辰不停地试着这一招,又用右手试了试,果然绵软无力,“以后我就是黄金左手了?咦,不对啊,我可是跳水队的,姐夫,要不你再给我的双腿……啊!”

  话还没说完,宁瑞辰整个人就飞了起来,直接摔出了房子,掉在了外面的街道上。

  “啊,我的头!”宁瑞辰从地上爬了起来,摸了摸后脑勺,擦破了一小层皮,疼得有些忍不住了:“这下手也太痕了,真是一点面子也不给啊。”

  宁瑞辰站了起来,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,抬眼看着来人,发现对方长得确实中性,下意识问道:“你到底男的女的?”

  “你特么的是想找茬是吧?”来人怒火飙升,恶狠狠地瞪着宁瑞辰,“你就说让不让吧!”

  “路那么宽,需要我让吗?”宁瑞辰也有些不爽了,指着周围的空档:“你非得要我让,我看你才是来找茬的!”

  来人嗤笑一声,蓦地从背后的腰上摸出来一把砍刀,搁在宁瑞辰的脖子上:“老子就是来找茬的,找的是聂小鲤母女,你既然想挡着,那就成全你!”

  “既然是这样,那我也成全你!”宁瑞辰倒也不怎么害怕,左手蓦地发力,五指成爪,对着来人的敏感部位就是一抓!

  “杀你个头,我没有用全力,顶多是蛋疼了。”宁瑞辰嗤笑一声,夺过来人手上的刀,拍脸问道:“说,你是哪位啊,来找小鲤干什么?”

  “别、别,我说!”来人吓坏了,立即说道:“其实我是聂小鲤的堂、堂哥,我叫聂金鹏,来找她问问我爸的下落,他也去了桂城那边,现在还没回来。”

  “哦,知道了。”宁瑞辰缓缓松开了来人,“不过,小鲤暂时没空搭理你,顺便说一句,你爸没了。”俄罗斯政府将对铜出口征收每吨1226美元的关税